出墙 是非所愿[下]

  • 级别:
  • 超级版主
  • 发帖:
  • 0
  • 金钱:
  • 62303
  • 积分:
  • 12793
    a
    a
    a
    a
    a

     

     

    只有一个人,在这喜悦的氛围当中郁郁寡欢,当胡枚抱着满怀的质料放在办 公桌前响起的不协调声音时。宏图才在这欢快的气氛当中清醒过来,看着眼前这 张美丽却哀伤的脸,他安慰的握了握在质料上停留的纤柔细手。他努力的握住试 图挣扎的手,嘴里似乎阖动着想说点什么,只是对方无神的双眼,阻止了自己想 表达某种心情的行为。
    " 徐总,这是办公室" 说完胡枚努力的抽出了双手," 如果没什么事情,我 先出去了,等邢总那边的传单过来,我会送来给你。" 声音中透着压抑。
    宏图只能无望的看她离开,深深的叹了口气。他明显的感觉到胡枚提到邢总 时的眼神,有股伤心,还夹杂着一点别的什么,在她努力压抑着的声线中,传进 了他的耳膜。他没有时间再去深虑,埋头处理起胡枚刚刚送来的质料。虽然心里 堵的慌,但他还是保持了一个决策者的清醒头脑,自己还是知道事情的轻重,毕 竟女人与事业,还是后者重要。他为自己能有如此的商人精神而骄傲,即使在别 人看来这样的骄傲并不可取。但做为商人,牺牲一个或者几个女人对他来说并不 显的十分重要。有时也觉得不甘。但他懂得,收获与代价的自然定律。像胡枚就 是刚刚抛出去的代价。他现在想的更多的是如何去补偿胡枚为自己做出的牺牲。
    即使任何来自身外之物的补偿显得如此的无力。他还是要去做,至少减少一 点良心的愧疚。
    中午,来自昨晚交易的定单已经随着胡枚的手飘进了他的那考究的办公桌上, 他抓住了胡枚试图转身的身体。
    "枚枚"
    胡枚一听这样的称呼,浑身一颤。不自觉的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望着眼前 这个又爱又狠的男人,她有很多话想说,此时又不知从哪里说起,她昨天一整个 晚上想好的责问,现在却又跑的无踪无影。她闪动着模糊的双眼,试图透过那薄 雾的迷朦看清眼前这个满脸关切的男人。
    无言的沉默掩盖了这对深情凝望着对方的男女。
    此时的胡枚愣是有好大的不情愿也不可抗拒的扑向了对面这个自己曾经一度
    想憎恨的男人。然而她有再次的陷入自己深挖的泥潭,昨晚承诺的一切都不 及一个拥抱来的坚强。她太需要这个男人的安慰了,尽管带给自己伤害的也是同 样这个人。她只不需要他的金钱,不需要她能给自己带来任何物质上的需求,她 只希望能在这个男人身上体验爱情,每个女人都想拥有的爱情,只是她这个简单 的拥有在他面前却又是如此的奢望。眼泪顺着这张美丽的脸颊不断的淌下,享受 着他那粗壮的双手温柔为自己抹擦着眼泪,仅有的这点赐予,她也觉得宽心。原 来对于爱着的男人,女人是如此的容易满足。她欲张嘴说着什么,还没出口就被 淹没在了他那浑厚的嘴唇下面。她再次的享受了男人在她身上的力量,委屈正在 慢慢软化,欲望在逐渐升腾。随着彼此的舌头交织在一起慢慢的朝着温软的沙发
    躺去
    昨晚的那幕又再度拉开,不同的是从温柔的开始,到那暴雨般的结束,自己 始终尽力迎合。探索对方在自己身体内的力量,感觉到那粗壮的阳刚之器在自己 的壁洞内,反复磨插,一种远古的吸力紧紧包裹着那侵入者的身体,似乎要把它 牢牢的吸附在自己的子宫内壁。每一次下体的泛空,她都极力的收缩渴望填充的 阴道令它再度填满。那饱满的快感伴着所爱之人用力的抽插。即使在这不太舒适 的沙发上,仍很快的把她带上了高潮。她在一阵阵的颤抖眩晕当中,把身体的下 部努力的向上挺起,配合着更为猛烈的抽动,使双方的身体做最为紧密的结合。
    让男人的精液一滴不剩的流向自己的子宫。
    一切又归复平静,只有胡枚潮红的脸颊预示着双方刚刚体验完的激情,两天 内的两次性爱高潮让这个年轻的女人满脸幸福。幸福原来也可以很简单。她向一 个索求性爱的疯狂女人为自己终于又俘获一场激情一样心怀满足。她现在已经不 太在乎宏图是否可以爱上自己,只要能够像刚才那样毫无保留的把自己带上快意 的颠峰,她想她已经别无渴求。毕竟能让自己深爱的男人带上云端,也算是一种 得意。然而她并不了解,只要是男人,特别是她爱着的这个男人,如果自己有足 够的力气,只要对方并非自己厌恶的类型,他都可以把身下的女人抛向云端,不 论是爱亦或不爱,只有对性的需求。他沉溺于女人身体下的快感不亚于现在胡枚 在他身体下高潮时的乐趣。他对胡枚只是一种补偿,或者是一种安慰。可这个悲 哀的女人却感动自己体验快乐随便施舍的激情。想来,如果胡枚知道他的内心世 界,恐怕会从此失去对爱情的向往。可惜她并不知道,她依旧喜吱吱的整理好衣 装,满脸饱受安慰的神色,离开这间充满爱欲的房间。她在走出门口还未忘记抛 下一记芊芊的微笑,只是在她转身过后,她已经看不见,无奈的摇着头苦笑的男 人……
    电话铃声嘟嘟响起,那头响起了雨寒细弱的声音,
    "看到我留的字条了吧"
    "恩"
    " 那晚上" ,对方不再往下说了,响起了一阵咳咳的笑声" 你放心,我一定
    不会轻饶你"
    "那说定了我等你"
    不等宏图作出回答,那边已经挂上了电话,他们俩有个共同的临时的家,那 是一家远离市区的宾馆,宏图为了两人有更多的时间享受彼此的性爱。花了不少 钱在那里包下了一间专属他们的房间。他从这个女人身上可以攫取的不单单只是 身体上的欲望,还因为这个女人与自己在商海上丝毫无任何联系,他可以在她身 上随意撒欢,忘情的喷射。他想让这个女人成为自己桃花园里专属的对象,与世 事无关。他们身上只有性,或许有天也会演变成爱。但他知道自己可以克制,让 那一天晚点到来。或许那天来临的时候,也是他们分手的时候。他不愿意往这方 面去想,这是个男人自私的地方。
    车又开始奔驰在路上,只是朝向来时相反的方向。夕阳斜照在光滑的车体, 把原本灰色的车身染成浅浅微红,特别是位于车前的车标,更是醒目的耀眼着太 阳的余辉,在高速行驶的车头,领着整个车体向着宾馆的方向急驰飞奔!
    自从昨天晚上与小天在酒吧里面的激情过后,楚冰一直没来的及去思考任何 问题,那种超越心理的快感已经被女儿突发的病情消磨的只剩下依稀的感觉。直 到十几个小时以后,看到躺在床上女儿那渐渐泛起的精神。她才由保姆的替代下 离开那守候了整晚的床头。她把自己置身于那张舒适的沙发上,消除着一天的疲 劳。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有时间去回忆昨天晚上那场突如其来的激情。
    当她靠在小天那温暖的怀抱当中时,她的感觉是真切的,激动的。她无法去 形容那种欢娱时的情景。她只是凭着记忆再次去体验那种激情。她缓缓的闭上了 眼睛,努力的回想着小天的脸,然而,那张灿烂的脸,却只是在自己的眼前模糊 的晃动。无法真切的感受轮廓。只能依稀的辨别。
    昨晚的那一幕又真切的浮现在了眼前,在她甚至还来不及躲避的瞬间,有股 末名的冲动便泛满了整个脑际,她想用力的摇头甩掉这突袭的欲望。试图显然是 徒劳的,越是有意识的想逃避,那股带着期待的欲望便越是汹涌的袭来,直到泛 满了她整个身体。她已经无力在去做任何的反抗,毕竟那种欢欣的感觉,享受之 并没有丝毫的坏处。她在妥协中,再次瘫软着身体……许久她便在一片潮红当中 进如了梦乡……
    在一阵的脚步急行中,楚冰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保姆怀抱着女儿在大厅 中来回徒步。她抬头看了看壁上的挂钟,猛的一翻身。急忙收拾自己的衣服,走 到了保姆身边,她看着女儿那睡着恬静的脸,伸手摸了摸女儿柔滑的脸颊。不觉 的笑了。
    " 张妈,我出去一下。等小凡醒来记得给她先喝奶,再吃药"
    说完,便提起昨晚丢在沙发上的挎包,迈出了大门。走到了门口她又回头嘱 咐了一句,
    " 两个小时要喝一次奶,如果我晚回来,你就先睡,我带着钥匙"
    张妈,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便抱着怀里的孩子,进了房间。楚冰看着她 的背影,一转身走向了车库里面停着的那部红色汽车。
    随着汽车的发动,白色的尾气喷向了后方,汽车缓缓前行,在微弱的路灯下, 驶向了那霓虹灯闪烁的酒吧方向。当车子行驶在环城路上时,楚冰低头瞄了一眼 快走到红色表迟的油针,随后便放满了速度,四处张望着寻找可以加油的地方。
    " 油又涨价了吗" 这是楚冰刚进加油站的第一句话。
    " 今年已经是第三次涨价了,再这样还开的起吗"
    看着服务员摇头无奈的样子,楚冰知道,这并不是他们可以解决的问题,便 停止了牢骚。看着那不时快速跳动着的价钱,一脸的怒容。当她把两张百圆大钞 交到了那服务员的手中时,急转身体,一步不停的跨上了汽车。
    其实楚冰自己也搞不清楚那满腔的怒气是原何而来,真的是因为上升了的油 价吗?显然不是,那多付出的一点钱,还不至于让自己的心情如此不好。那是因 为什么,她也一直在想不通,索性就放下不想。
    女人,确实是一类难懂的物种,那种情绪波动之迅速,无理由的烦闷,又无 理由的开心,通常把一切事情想的很简单,却把达到事情目的的过程搞的很复杂。
    听说有时候跟生理有关,但今天好象不是自己的生理区呀,想着,楚冰无奈 的摇头自嘲的一笑。过后变认真的开起了车,她把车开的飞开,似乎有一种期待 在用力的牵引着她。不一会,车自就在昨天同样的位置前停了下来。当楚冰的前 叫迈进了酒吧的那一刻,她似乎犹豫着颤了一下,只是一瞬间,就头也不回的毅 然迈了进去……
    酒吧内,小天坐在昨天同样的位置前,这是他刚刚找人商量着调换的座位, 他起先是怕楚冰找不到,后来才发现不单只是如此简单。那种感觉很复杂,他在 这响着同样暧昧的地方不能静下心来思考,其实我们都很清楚,他在被一种欲望 支配着,他担心今天晚上的欲望之火因为对方找不到座位而成为幻影,尽管这样 的担心显得如此多余。只是在小天这样的表现当中,我们可以大致了解那来自男 人的占有欲望并不是相对某个人而言。在欲望面前,我们做的是如此的小心翼翼。
    是谁说过," 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明显的错误言论嘛!像现在,他 小天,
    不就是用着自己脑袋在阻止一切可能发的生意而外导致自身不能满足欲望的思考
    吗?
    想到这里,小天觉得有点猥琐,他不想自己对楚冰只是从身体上完全占有, 他更多的想得到她的爱,不过在这样暧昧的环境下,又有了前一次的激情,就不 免让小天的思想往着那一方面积极的思考。他镇定的整了整思绪,认真的观察起 门口进入的人群,他想在里面尽快找到楚冰的身影,然而那进进出出的人流,并 没有那么快满足小天的愿望,直到看的他眼睛发酸,那芊芊的身影才闪进他的视 线,小天已抑制不住自己急迫的心情,站起了身,摇动双手示意楚冰往着他的方 向靠近。当楚冰站在他的面前,他只能用微笑掩饰自己的激动,帮着楚冰拉开了 靠背椅,让她坐在尽量靠近自己的位置。
    小天招呼着要了两杯红酒,当送酒的服务声生把那两个盛着红色液体的高脚 杯,端放在他们面前时,两个人才从对方深情的凝视当中回过神来。双双举起了 酒杯泯了一口。
    小天把含在嘴里的红酒一口吞下,抬头看着楚冰的眼睛,声音细微且温柔。
    " 昨天,怎么走的那么急,知道吗?回去后我一直无法睡着"
    楚冰只是把头微微的底了一下,没作任何回答,
    也许她不想在小天面前提到她的女儿,她有意的回避着什么。
    " 小天,我是一个已经结婚的人,我有女儿,虽然那是个不太完整的家,但 我现在还必须去那里继续生活,
    虽然我对他已经完全失去了信心,虽然他未曾给过我爱的关怀,甚至,甚至。
    " 冰的声音已经明显有点哽咽,但她还是坚持的说了下去,
    " 甚至连昨天晚上那种性的快乐,他也未曾带我一起体验,要不是昨天晚上, 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性可以如此美好。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沉沦,我不想让 你感觉我有任何轻浮的行为……
    楚冰已经从刚开始的述说变成了一种希望对方了解的解释。
    " 我不想你以为我是个轻浮的女人,我只是想告诉你,坦然的告诉你,谢谢 你昨天晚上带给我的快乐,我很想再次体验,但是我很矛盾,我怕,我真的害怕, 怕你会帮我当成那种令人不耻的女人,因为……
    说到这里,楚冰的脸涨红了," 因为,我爱你"
    虽然声音非常细柔,当对于小天来说,那声音就如洪钟般响亮,他想不到楚 冰会对他说这些,他更想不到,对面的这个女人,有这样的勇气来承认如上所说 的事实。
    她是勇敢的,也是单纯的。
    小天微微的一笑,握住了楚冰那微微有点抖动的手
    眼神中喷焰着熊熊的激情,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静静的望着对方,似 乎要把楚冰融化在自己的眼神当中。
    他抓起楚冰的手,大步的迈出了音乐依然的酒吧,奔着那红色的本田飞快跑 去……
    此时,在远离市区的宾馆内,两惧滚烫的身体正赤裸的缠绵在一起,在那温 暖的床上翻滚着汹涌的激情,听着雨寒娇喘的呻吟,宏图把头深深埋在了那两腿 张开的女人私处,贪婪吸吮着那密洞流泻而出的甘甜。昏暗的房间内,宏图只有 把那因兴奋而肿胀的阴唇往外分开,才能更清晰的观察来来自女人下体诱惑的力 量。而此时的雨寒已受不住身上这个男人激动的挑逗,不仅那流泻而出的爱液不 能受制自身的控制,就连那稍微克制着的呻吟都由小到大发生着变化。
    此时的她只想着用男根的插入来填充下体内因快感引发而来的空虚感。她渴 望着宏图能理解她的需要,努力将包裹在男人的舌根下的花瓣用力往宏图脸上挤 压。但那位认真贪婪的男人并没有想要插入的意识,至少在他认为还未到达最佳 时机的那刻进行插入,男人只是加到了吮吸的力度,并由下往上一寸不留的吻遍 了她的全身。当他停留在那高耸的双峰上任意的咬噬时,雨寒终于忍不住的发出 了一声细微的哀求,
    "快点给我,我要。快"
    这声音模糊切充满诱惑。但宏图完全不去理会此时被自己压在身体下的女人 对他的狂热,继续使劲抚摩着女人的私处,拨弄着那立挺的阴谛,让女人在自己 身体下,一波接一波快乐的颤抖。直到女人再也忍受不住那来自身体下蜜洞内的 召唤。哀求声更加明显的说
    "恩~~快点进来,求你了,快点"说着臀部往上一弓尽量地接触着男人那 火热的阳具,在上面反复摩擦。
    "快进来"说着用手扶着男人的阳具往自己的蜜洞前引导。
    当那期待的阳具摩擦到了阴道的洞口时,宏图却往前一个小小的抽身,
    调戏着说,"你要我插进去吗"
    "恩,快点"这时正处在热切期待性爱的女人已经没有了属于女人的矜持。
    宏图却微笑着反问,"插你哪里呀"说完带着一脸的坏笑,看着雨寒。
    雨寒已经意识到了这句话对自己的挑逗,那已经涨红的不可再进行任何粉饰 的脸,期待着,却不知道无何回答。她越想越兴奋,自己毕竟从未在任何人面前 回答过如此让自己即兴奋又无法用简单的感觉可以描述的问题。当她一想到,要 回答男人插她的阴道时,那种复杂的快感又害羞的感觉到达了顶峰,已经让自己 不能再坚持,然而下体的泛空意识却更加浓烈。她那对男根渴求的欲望已经完全 埋没了理智的神经。她想让他尽快的插入,而那尽快插入的前提是自己必须先回 答这个的能让自己快感意识极限崩溃的问题。
    " 说呀" 宏图故意催促着,而此时的雨寒已经完全臣服与对男性插入的渴望,
    她只想尽快享受那有力插入的瞬间快感
    " 插,插入我的阴道"
    " 用你的阳具插入我的阴道" 雨寒已经在急迫的想要得到男人阳具的填充, 她现在的意识已经完全被欲望所牵引,但在未能尽快满足的挑逗下,她已经不知 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唯一有的期待就是让那火热的阳具尽快的填充。她涨红着脸 期待着。
    宏图显然也是第一次听到雨寒这个平时矜持单纯的女孩说出如此难于启齿的
    话,而倍感兴奋,身子前曲往前一挺,那充血的阳具便插入了微微张开着迎 合的肉缝当中。
    恩!~~一声不自觉的呻吟从雨寒的口中喷出,看着雨寒满脸享受的表情,宏 图加快了抽动的速度,一上一下,随着雨寒身体的迎合,把那男人的骄傲在女人 的肉壁当中埋的更深。
    雨寒在那一瞬间充实的感觉中,尽量享受着阳具带给自己的欲望,任那坚硬 的男跟在自己的玉洞里面上下搅动,摩擦着阴道内壁产生的快感让自己不自主的 喘气着呻吟,她努力把自己的臀部向着男根插入的方向用力弓起,尽量使那抽动 的男根插往子宫的深处。
    雨寒尽量把双腿抬高,往两边尽力张开,听着宏图的阳具在自己的肉洞铿锵 有声的来回抽动,带着泛着白色泡沫的爱液流淌濡湿了自己的阴唇。雨寒感觉一 股来源下体的快感正在泛满全身,轻轻飘飘把自己仿佛置身与真空当中,模糊的 意识,只感觉一波接一波来自下体有力的抽动,阴道也随之合着节奏着缩收,阴 缔坚硬挺立。当那种轻飘的感觉溢满脑际时,只感觉阴道内壁有股强大的力量龟 缩,紧紧裹住在里面抽动的阴茎。极力的挺起下身,让男人的阴茎挺入子宫深出, 随着一阵阵的颤抖,阴道缩收的更加明显,突然有股水柱向着包裹着的阴茎喷直 射涌……~~这时雨寒的口中爆发了一声高潮后的咆哮!
    ~"~啊~~"
    双手扣住宏图的脖子,颤抖着努力仰起身子,把紧缩的阴道朝向宏图阴茎的 方向努力挤压,让那男性的阳具在自己的子宫内插入的更深……更深……
    两具激情过后疲惫的身体,互相依偎着躺在不太宽敞的车厢内,月光撒下的 光辉,透过车窗玻璃流泻在那来不及腿下另一只裤管的一男一女身上。就这样一 人赤裸着一只脚在月光下依靠着喘息着。
    正当宏图抱着雨寒让自己那坚挺的阴茎在雨寒阴道内汹涌澎湃的时候,楚冰 的阴道内也充斥在一根陌生阳具带来的快感当中。看着躺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小天, 楚冰满脸的爱怜。从小天牵着自己的手奔向汽车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接下来要发 生的激情故事,她期待着,期待这个所爱的男人带着自己体验那性爱的天堂,她 不记得自己已经多久未曾在那快乐的颠峰下走向云端。她渴望,她身体的饥渴渴 望狂饮,她干涩的下体渴望填充。她不想每次在那寂静的午夜压抑着欲望勉强着 睡去,她要解脱,她要牵着他奔向车体的这个男人用他那有力坚挺的阳具在自己 的私密花园内摩擦抽动。这一切在小天牵着她跑向停靠在路旁的车子里时就已经 注意要演绎,她默许了,甚至是期待着这一切能尽快发生。
    当小天把开的飞快的车停在无人的半山腰后,她闭上了眼睛,期待着那神圣 的嘴唇向着自己靠近……
    男人厚重的嘴唇终于落在楚冰娇嫩的玉唇上,楚冰微张着嘴迎合着这来自男 人激情前的前奏。舌头在彼此交融,缠绵着互相吐纳着芳香。
    楚冰感觉小天的嘴唇正在她脸颊往脖径耳跟处扫动,一股骚热的感觉慢慢充 溢着全身,特别是那来自身体下方不经意的反应更是让楚冰无法压制住欲显粗重 的呼吸。她慢慢闭上眼睛,享受着男人有力的抚摩,温柔的亲吻。小天的手缓缓 握住那高耸而起的双峰,虽然依旧隔着一层单衣,可那发自乳房的温度仍是让小 天的手忍不住的颤抖,这毕竟是自己在无数个夜晚幻想的所在,每当欲望缠身的 时刻,他幻想的总是着充满着柔软的雪白,把那白色的液体喷向对面的墙壁。如 今一切就如同做梦般在自己面前真实的演绎着,怎能不让这个男人发自内心的激 动。
    他颤抖的左手慢慢的伸进楚冰那见丝绵质地的衣服内,微微用力一捏,~~恩 ~~~.
    楚冰口中发出了一声快意的呻吟,随着扶在自己乳房上的那只手的用力,加 重着身体的欲望,她似乎是迎合的张大了嘴巴,让小天的舌头在自己的嘴内肆意 的搅动,偶尔带起的丝丝津液挂落在嘴唇的两边。
    她能模糊的感觉到那只有力的手在不断的挑拨着自己的乳头,坚挺的感觉在 那只手中反复的被来回搓动。手在慢慢的往下滑动,拉链,裤扣被随即揭开,那 私蜜的花园就像已经洞开的城门,充满诱惑的引诱着门外进攻的士兵。
    手终于探进那茂密的丛林深处,温柔的梳理着楚冰那根根分明的黑色丛林, 往下便是溪水泛滥的山涧。不断冒出的泉水,不断怂恿着手指往下的冲动。
    当小天终于把手放在楚冰那微微张开着的阴唇时,楚冰已经抑制不住满脸的 潮红,紧锁着眼眉,微弓起臀部,让小天的手在阴唇上更加的用力。
    ~~啊~~
    显然已经忍不住的楚冰发出了一声久违欢娱的呻吟,颤抖着嘴唇,睁开着眼 睛深情的望着这个用手在自己私处到处抚摩的男人。
    显然小天的手正在那滑润的阴唇上极力的享受着那潺潺流泻爱液粘稠的感觉, 听到楚冰发出的兴奋信号。他激动着用手指分开那微微张开着的大阴唇,让自己 的手在那细缝当中继续享受那份柔滑。手指在肉逢来回抽动,若即若离的在玉洞 门口徘徊,尽力的挑逗着那由玉洞里汹涌而出的爱液。
    此时的楚冰已经经不起小天激情的挑逗,双手隔着自动排挡杆紧紧抓住小天 的手,嘴里不段的呼着热起,时而抿起的嘴唇更加让人感觉楚冰此时的欲望已经 达到了顶峰,她现在唯一的渴望就是那象征男人雄性的插入,她再也无法克制那 传自下体不端泛空的感觉。近乎哀求的盯着小天的脸,那种渴望又羞涩的感觉让 她只能定定的看着他,希望他在自己的眼神当中可以体会她此时的需要。
    显然小天对楚冰现在的欲望是相当了解的,因为他本身的欲望也已经达到了 顶峰,已经满足不了只是在阴道口抚摩的动作,他也渴望尽快插入,能尽多时间 的让自己充血的阳具在楚冰阴道里抽插。他有点困难的翻过身体,越过挡在身前 的排挡杆,小心的压在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满脸通红的楚冰身上,他把靠背尽量 的放低,让楚冰的身体最大限度的躺在座位上,在这车内狭小的空间内,过大的 动作显然是不可能的,小天只能用尽可能快的速度腿下楚冰和自己的一条裤腿, 使得双方的腿都能够比较自由的活动。他已来不及退下另一只,因膨胀的欲望以 促使自己挺拔的阴茎急促送进了楚冰张开的阴道内。
    ~~恩~~
    一声挑拨的细微的欢娱的呻吟,预示着阳具没入阴道内的事实。楚冰感觉下 体一下充实,那种渴望被填充的欲望得到最大的满足。一声声从心底泛起的呻吟 随着阴茎在自己阴道内的抽动窜出口腔。双手抱紧男人的脖子,让那坚挺的硬物 一下下的刺穿阴道,直达子宫深处。随着阴茎的挑动,楚冰的玉洞口已极尽泛滥, 那汹涌的爱液包裹着男人的阳具在紧缩的阴道当中润滑着阴道内壁,使得那不断 抽插的阳具沾满着爱液,带出了丝丝的腥咸味道。
    楚冰用力的夹紧双腿,弓起身子,颤抖着让压在自己身上男人的阳具能更加 方便的插入自己的阴道,那下体不断上传的快感合着男人插入拔出时的撞击声, 泛满了整个车体狭小的空间。
    在小天边抽插边用嘴唇舔触着楚冰耳垂时,楚冰有股从未有过的快感,很快 感觉到下体一阵阵的抽搐,而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轻飘的上飞感觉,让楚冰享 受的闭上了眼睛,那呼出的热起伴随着一声咆哮的呻吟~~啊~~逐渐抖动着身体, 双腿紧紧扣住男人的腰,整个下体已经处于腾空状态,极限的把男人的阳具整根 的埋没在自己的阴道肉缝中。
    小天看着楚冰在自己的体下不断颤抖着喘息,那潮红的脸色足已让小天露出 满足的笑容。他更加用力的抽插着仍旧缩收着的阴道,感觉有股直喷的水注射向 自己的龟头。当楚冰把私处极力的黏合在自己的阴茎上时,他忍不住的发了一声
    充满快意的
    ~~啊~~
    抽动着,把最后一滴精子射向楚冰温暖的子宫。
    楚冰依旧盯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熟睡的脸庞发呆,她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那种 在矛盾中的踟躇,因为她喜欢这个男人,喜欢这个男人带给自己的高潮……她需 要高潮……
    月色的光华透过车窗撒在了两人身上,同时也窥照着远方宾馆窗帘内未拉严 实的房间。
    宏图斜靠在床头,这激情的床铺已经不只一次记载了他们的欢娱,每次的交 媾他都能不断的体验来自女人神圣最为吸引人高潮,他在那极度快感中思索着忘 记一些什么,在那频临喷薄的瞬间,他完全把自己遗忘在了女人欲望的身体内, 所有来自生活现实的压力,此时都幻化成快感顶峰的有力冲击,把屈服在自己身 体下的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带上高潮。
    烟圈随着他嘴弥漫在房间的每个角落,一种飘摇的虚空的感觉似有似无的在 头顶上空徘徊,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想到了身在家乡的楚冰,他想着此刻自己 的老婆应该在床上独自的睡着了吧。或者还没睡,他突然有股想要了解的冲动, 拿起手机,拨号。
    拨到一半时他还是把手机重新放回了床头,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理由 去跟楚冰通这样的一次电话,就连两天前打电话告诉她不回家过年,说的都已经 有点牵强了。他现在已经没有了借口。他发现他与楚冰在什么时候已经行同陌路, 如果不是家里的女儿还时不时的提醒着自己楚冰的存在,他甚至已经忘记自己已 为人夫的事实。对于他们来说,那一张盖着双红喜的证明,比一张白纸来的都显 多余。或者他并不是真心渴望这样的一次通话,他只是作为形式,或许是作为一 个父亲多少尽那么一点关心的责任。他低头看了看躺在身旁熟睡的雨寒,仍是伸 出了手,拿起点话,有点盲目的拨了楚冰的手机。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如是几次都是这样的答复,他已经失去了了解或者说尽点为人父的责任。虽 然他有点纳闷怎么楚冰会在这个时候关机,她以前是从来不关机的呀。
    他楞楞的熄灭快到滤嘴的烟头,一副疲惫的样子滑落被子内,他现在有更加 温暖的地方可供自己滋润,所以对于偶然冒出的念头,并没有产生更多的想象空 间。他现在只想搂紧眼前这个美丽女人的铜体坠入梦乡。
    夜深了,此时的半山腰上闪过了一部红色汽车的车体,正缓缓的使在下山的 路上,红色的尾灯在树林中忽隐忽现,汽车的马达冲破了夜的宁静,在这没有路 灯的黑暗山路上显得异常突兀,惊奔了夜寐着的各样生物,在树林中间发出莎莎 响声。随着汽车的远离一切又恢复平静,只是空气中微飘的雾丝,搀杂着一股汽 车尾气排泄的味道,合着月色稀释淡薄。
    小天双手握着方向盘,一脸的兴奋无法压抑的泄露出来,他微笑着看了看坐 在副驾上的楚冰,想着刚才两人的那翻激情。脸上的表情在满足与欲望之间跳转 着。
    两年了,两年来自己不只一次期待着的事情终于发生,而且是那么的不经意, 其实在他了解到楚冰嫁给了在地方上有点势力的宏图家后,他已经安于现状,不 再敢奢求一些什么,最多也只是在与别个女人做爱时脑子里想象着楚冰那撩人的 身材。是的,在他完全绝望后,他曾经在一段时间内非常颓废,他明白,虽然与 楚冰并没有过任何的山盟海誓,可彼此的心里或多或少都在互相爱慕,甚至可以 说他们的爱情就只差那说出口的肯定~ 然而,在他还来不及说出自己心里的承诺 时,她却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新娘。
    这一个打击对他来说无异乎一个人被掏空了内心一样,想找点什么填充,却 越找越伤心,因为他需要的是与楚冰那份爱情的填充,可这份情已如天堂地狱般 永隔。能找到的只是越来越严重的绝望。于是在凌晨酒吧的街头便时常多出了一 个卖醉的身影。那段时间唯一印在他脑海的东西,便是这家酒吧的名字「魂醉」
    这家酒吧见证了自己曾经一段时间的悲情,同时也是自己与楚冰第一次发生 激情的地方,他现在有点明白为何会把楚冰带到那里的原因了。
    小天很庆幸自己后来的清醒,如果不是自己努力撑起开了那间咖啡馆,又刹 有介事的自调了那款让楚冰一喝难忘的咖啡,事情又将是向着哪个方面发展呢?
    他不敢去想象,他有点开始相信命运,虽然他与楚冰的关系还有待验证,但 那属于黎明的曙光已经微微跃出地平线,向着辽阔的海岸线放射着火红的光芒。
    他已经遥想着在不久的将来,他将与心爱的人坐在初升阳光温柔的照射下的 木屋前,迎着满园的花香,各自品茗桌前摆放着的自调咖啡,看着咖啡那缭绕上 升的白烟,让阳光的柔和透射咖啡弥漫的香气,迷离中传来几声呢喃的耳语……
    " 忧伤的蓝调" 只是故事结束了吗?没有,故事仍在演绎……
    Posted: 2019-9-5 09:16:52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楼主发贴辛苦了,谢谢楼主分享!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10 12:14:06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我看不错噢 谢谢楼主!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14 20:36:55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其实我一直觉得楼主的品味不错!呵呵!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15 10:00:24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既然你诚信诚意的推荐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看看吧!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17 20:30:08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这个帖子不回对不起自己!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九九社区。[STUDY]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0 14:36:58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精靈王
  • 发帖:
  • 0
  • 金钱:
  • 38
  • 积分:
  • 2671
    还不错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1 23:30:17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这个必须要感谢分享了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2 01:51:18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精靈王
  • 发帖:
  • 0
  • 金钱:
  • 38
  • 积分:
  • 2638
    对这样的情有独钟,一直支持九九社区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2 21:34:07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精靈王
  • 发帖:
  • 0
  • 金钱:
  • 59
  • 积分:
  • 2492
    我爱九九 i99bbs
    Posted: 2019-10-23 21:41:39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精靈王
  • 发帖:
  • 0
  • 金钱:
  • 38
  • 积分:
  • 2671
    对这样的情有独钟,一直支持九九社区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4 12:49:29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对这样的情有独钟,一直支持九九社区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5 05:15:13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精靈王
  • 发帖:
  • 0
  • 金钱:
  • 50
  • 积分:
  • 2662
    我爱九九 i99bbs
    Posted: 2019-10-25 09:30:39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楼主太厉害了!楼主,I*老*虎*U!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6 06:55:15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这个必须要感谢分享了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6 13:14:51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懒得打字嘛,快捷回复! 九九线路中心 i99bbs.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電腦版 手機版

    Copyright 2012 © Jiujiushequ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