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的后母

  • 级别:
  • 超级版主
  • 发帖:
  • 0
  • 金钱:
  • 62303
  • 积分:
  • 12793
    a
    a
    a
    a
    a

     

     

    母亲在去年刚去世,父亲便急不及待娶大陆的二奶回来作我的后母
    本来此事亦很平常;但因母亲在生时他常不回家,亦没负任何家庭责任,所以芬姐在到家时,我本想把一肚子气发洩在她身上。
    想不到当大门一大开,我的气立时烟消云散,我不能相信眼前的美女竟是我的后母。
    芬姐自我介绍时我根本听不进耳,她拥有美丽的体形,约1。
    63米高,三围应约有34c,24,34。
    年纪大约28左右。
    我想比我大12年左右吧。
    最过份的是她那一双美腿,修长而均衡,大腿上略多了少许肥肉;但更增添她那成熟美。
    我想她不可能不知道她那双脚是那么诱人,否则不会第一次见新家人时便穿短裙。
    我当时唯一争气的便是固作不理睬,定眼的打量新来的后母。
    然后一言不发的回房。
    已过了一个多星期,芬姐仍未能和我说话,我看在眼裏亦满意自己的表现,因我家的间隔较差,我便经常听见她亦找我爸谈谈我们的事。
    我爸因未能奈何亦只可安慰她了事。
    基本上我的气亦已消了大半,其实本已不是她全部责任,更何况每天在家有这样一个美女看,什么气亦应消了。
    老爸在一个月后便回大陆上班,基本上他每个月只会留在家2-3天,这形成是我和芬姐的新居一样。
    我亦知芬姐急于在这暑假期间要和我打好关係,所以我亦乐于待她如工人一样,洗衣,煮饭,整理家居统统俟由她负责。
    本来,在母亲未去世前,家裏便不是有很多东西要执拾,只有我和母亲住,不会太过份吧!但现在为配合我的”半”肚子气,我每天也会将东西乱放,务求芬姐每天都忙个不停。
    我更故意将我的黄色杂誌打开,放在房间的床上或在书卓上,令她不好意思进我房间。
    一天,我被一阵饮泣声吵醒,我想肯定是后母在哭,我本想借机会发难;但再细心一听,原来她在和乡下的姐姐的通电话。
    我立即将房内的分机拿起,听听她们说些什么。
    她们的谈话不外是说说现在的近况,芬姐亦请教她如何才能和我好好相处。
    当说到我有很多色情杂誌时,她姐姐竟说应投其所好,叫芬姐多点散发女人的味道,芬姐在想了好一阵子后竟回应说”是”。
    她姐姐则教了好不同的方法,又说明现代后母如要在新家庭立足,便必要用新方法才行。
    过了一会,她们便挂了线;但我的心情则久久未能平伏。
    芬姐在挂线后立即回房间并关上了门,10分钟过后我听见她开门并走向我房间,我立即奔回床上,故作仍在睡觉。
    她打开门后并走到我床边,轻轻推醒我,我一打开眼睛,立时眼前一亮,原来她回房间换回睡衣;但她好像忘了除胸罩,粉红色的睡衣只到大腿处,内裏清洁看见黑色的,喔士花的内衣。
    原本想扮作再睡的样子立时飞走。
    她好像战胜一样,挺胸凸腰站在床边,给我再重新打量。
    她弯腰问我的早点吃什么?我刚好在我好那低V的睡衣内看到她那巨乳,我亦不忌讳的直看,她就好像已预备好一样,站立不动,给我看个饱。
    她那乳房好像快要破出的不停在微震,我想应是她太害羞吧。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告诉她仍要再睡,不要打扰我了。
    她亦只好没趣的转身预备离去,在出房门前,她回身说她亦要打扫,询问我能否不关房门,我无可无不可的不理睬她。
    我听见她回房内像再换衣服,我的心立时再停了好一阵子。
    她再出房门时我看见她已换了另一套衣服。
    今次比之前的要高水準得多,她穿一条白色鬆身短裙,在光线底下露出粉红色的内裤,上身则穿白色的也是鬆身的背心,很轻易的便露出了粉红色带喱士边的胸围。
    她在客厅上来回了好一阵子,便进我房打扫。
    我想她是预备第二次作战计划吧!芬姐好不容易的进我房打扫,一开始便扭动着她那丰满的肉臀,把地板吸得乾净,她不停的在床边处吸,肉臀则在拼命的挺高,有几次差点便碰到我的面呢!她不时回头望向我,我只有冷冷的向着她,并说:“快点吸吧,吸尘器的声音太吵,我怎样睡!“她太少看我了,这种程度的诱惑,根本连我的弟弟也不会有反应呢。
    她见我如此冷淡的态度,便像洩了气一样走出房门。
    我立时有少许后悔我的说话,错失了观看她肉臀的机会。
    但当她带那木梯子再入房间时,我开始欣赏她的勇气。
    芬姐说:“你房柜顶好像已很欠没清洁了,现打扫一下好不好?麻烦你帮我扶好梯子,待我吸一吸吧。”
    看她那期待的眼神,我不可能再错过此机会吧。
    虽然我起身走过去;但亦不忘回应她一句“你真是够麻烦的“。
    我把梯子放好在柜旁,她便急不及待的爬上去。
    我立时庆幸自己没有推辞,我两手扶好梯子,举头一望,便看到她那粉红色的胸罩,她的乳房把胸罩撑得满满,像要走出来似的。
    她努力的在吸柜上的灰尘,我则落力的在望。
    我的小弟亦已开始起床了。
    她好几次望向我,像是知道我在偷窥一样,把胸向前儘力的挺,好让我有更佳的角度欣赏。
    为避免小弟立时发射,我故意绕到她身后,双手仍扶好梯子,好让自己不会失礼。
    但现在眼前就是肉臂,说什么也安静不下来。
    她像是预知一样把肉臀挺向后,我亦乐得有此接触。
    我索性把面贴在这肉臀上,柔软而富弹性的感觉在我面传过来。
    她微微的震动,完全没有闪避的意思。
    过了好一阵,她说“吸完了”。
    我说什么也不捨得的把面移开,她让她从上退下来。
    她徐徐的一步一步向下退,当她的肉臀接触到小弟弟的顶端时,我感到她身体一震;但仍旧挺肉臀,用更慢的动作退下。
    我的阳具贴她的肉臀,兴奋得向前挺。
    她亦很配合的向后撑,而且停下脚一两秒,好让我感觉到她那肉臂是那么柔软的。
    我双手一软,梯子便摇动了一下,她惊呼了一声,我回神立即把定梯子,她徐徐转过身来说:“幸好有我在,否则便跌下来“。
    现在她退下的位置刚好是她一对巨乳在我头上,我双手用力的抓紧,并说:“不用怕,我会用力的抓稳。”
    她微微一笑的退下来。
    她的胸部紧贴我的面,一步步的向下走,乳房虽然隔衣服和胸围;但仍感到她的柔软弹性。
    她更挺起胸部让我嗅到她的乳香。
    像我这样的年纪何曾这样接触过。
    就连她已站定在地上我亦不知道。
    她看着我笑了笑,轻轻的吻了我面旁一下,说:“谢谢您”。
    她甜甜的样子令我立时红了面,跑回床上,避免她看到我小弟弟的丑态。
    芬姐说:“为什么你床头上的昼挂歪了?“她自个儿的走上我的床,动手把昼挂正。
    但不知道她有意或是无意,两腿站在我头两旁,她那粉红色喱士内裤立时在我眼前,粉红色的内裤根本包不住她的阴唇,她两片阴唇呈粉红色,带少许深红,我记得在X片看到的全是深黑的,何曾有此娇嫩的颜色,内裤中间还有少许水渍,我想她也兴奋到不得了。
    突然在昼内走出一只蟑螂似的昆虫,她立时惊叫起来,跌坐在我的肚子上。
    那只蟑螂像更惊惶的竟跌在我和芬姐之间,而且立时爬上芬姐的短裙上,乘裙边钻上芬姐的背后。
    她吓得魂飞魄散的不停摇动身躯,“阿志,快点帮我赶走那只蟑螂!“芬姐大叫。
    我立即伸手穿过她的背后,把那蟑螂赶出,我见那蟑螂像被我打晕一样,卧死在床边;但芬姐因面向我,不知道蟑螂已死,仍旧死命的摇动。
    我便说:“蟑螂应已被我打死了!““不可能的,蟑螂不会那么容易死。
    我觉得它仍在我背上走动,帮忙快快赶它走。
    “芬姐回应道。
    我立时灵光一闪,说道:“呀,可能是吧”我再伸手入她背内;但今次则是乘机会摸她的肉背,光滑的肉背只有一条胸围带的阻隔,她的皮肤光滑而有弹性,像她的肉臀一样。
    现在的状况像是抱住她一样,两手在她背后肆意的抚摸。
    她的胸部紧贴我的胸膛。
    想起来,我起床后仍未有机会穿上上衣,她仍旧在摇动身体,丰满的乳房不停的在我胸膛磨来磨去,感觉就好像两团水袋在我身上游来游去,当然,芬姐的乳房比水袋更有质感。
    她突然挺直身躯,问道:“看看是否走到身前,我感到我胸前有东西在走动?“说拉开背心的领口让我望,我当然立即儘力的找,领口被她拉得大大的,娇嫩而丰满的乳房仍微微的震动,粉红的乳晕亦被摇得走了半边出来,原来女人的乳晕可以是那么小的!正当我热切期望乳头亦会跑出来之际,芬姐竟转身并说:“快点在我衫内裙内再找找。
    “说时迟,动时快,我阻止亦来不及,她便转身站起,预备让我彻底检查一下。
    她站起来向下望时,便看到那死死的蟑螂卧死的床边不远处。
    她的身体震动了一下,喉头亦”啊”了一声。
    像是恍然大悟一样。
    大家默不作声了十多秒。
    她回头望向我,笑了笑,像是拆穿了我的把戏一样,而我那时亦红脸的呆望她,等候她的发落似的。
    又过了一阵子的闷局,我预备道歉之际,她徐徐的背住在我前面,说了一句我一生也忘不了的话。
    “阿志,还不快帮我找那蟑螂?”我面向她的背部,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呆立不敢一动。
    芬姐续说:“不知道那蟑螂走进衣内,还是裙内,快帮我找清楚。
    “当然芬姐说时已完全没有刚才的惊惶。
    她坐并向后退;但肯定她未能感觉到我半软的小弟弟已差不多触到她的肉臀。
    她徐徐的把头躺在我的肩膊上,两手捉我的双手,她先把我的左手放入背心内,还不停的向上爬,直到接触到胸围边才停下,她静静的望我说:“要细心的帮我找呀!”她移动我那微震的左手在她的胸罩上开始摸索,我不知是的心跳太大还是她也紧张,放在她胸罩上的手不停的起伏。
    她将那双修长的大腿微微曲起,并张开少许,白色的短裙原本已退得很高,现在更露出了粉红色的花边内裤。
    她将我的右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说:“可能会走进裙内,帮我找找看。
    “现在我肯定我的小弟已完全兴奋,并紧贴芬姐的臀部,还有少许已陷入她的股沟。
    我那发滚的脸亦贴在她的脸颊。
    我左手在她的胸罩上不停的抚摸,右手则在她的大腿来回摸索。
    她的大腿白得发亮,配趁那粉红色的内裤,简直令人触目惊心。
    我左手在她左边的胸部搓了一会便转到右边的胸部去,来来回回的,希望永远不用离去,右手仍只限在大腿处抚摸,未敢再向上走。
    芬姐像已被我摸得兴起一样,喉咙不时发出呻吟,她不停在喘气,令我的耳朵亦不好受,正当我望向她之际,她亦望向我说:“为什么仍找不到?是否已走入了胸围内?帮我找得彻底点呀!“我立时兴奋得差点射出来,得到她这样的鼓励,我大胆的把手放入她的右边胸围内,拼命的搓,她即时呻吟了一声“不要那么用力,蟑螂也被你搓死!““对不起”说。
    芬姐捉我的右手慢慢的向上爬,说道:“轻轻的找便可以了”我想不到我第一次摸到女人乳头的时候便可同时摸到阴部,芬姐竟把我的手放在那粉红色内裤的正中央,她拉我手慢慢的摸起阴部来,虽然是隔住内裤;但仍不难感到它的水汪汪,水渍不断的浸出,我伸出两指在她那肥大的阴唇抚摸,那柔软而细緻的阴唇则像豆腐一样,滑来滑去的,跟我左手形成强烈对比,她的乳头已坚硬如铁,拚命的凸出,我只好轻轻的搓,用三只手指围乳头,有时轻轻的拉出,有时便大力的搓整个乳房。
    她双腿因太刺激而不停的扭动,我感到她的泉水不停的流出,正当我预备再进一步时,竟听到“啪“的一声,原来是她的脚刚好压在床边的死蟑螂上,大家立时望向她的脚,那死蟑螂已变了酱一样,黏在她的脚根位置。
    芬姐即时惊叫,扫去脚根的蟑螂酱,红脸的回望我,说道:“原来蟑螂已死了,不用再找了。
    “我这才发现我双手仍在其身上,我才捨不得的缩回双手,她站起来走去洗手间清洁,我则发呆的坐在床上,回味刚才的豔福,我现在相信女人是不可轻视的,尤其是做了你后母的女人。
    芬姐洗洁后经过我房,停下来向我说道。
    “阿志,你爸说下次回家时一起去游泳;但我又没有泳衣,我现在去家旁边的商场走走,看看有没有得卖。
    “我冲口而出说:“在楼下商场的二楼便有得卖啊!“芬姐道:“你知在那吧,一起下去好不好?一来又不用我四处找,二来又可帮帮我眼,看那一件漂亮!“我知我自找麻烦了,便起身梳洗,预备跟这充满诱惑的后母去选泳衣了。
    我梳洗完毕后,便换过衣服,走出客厅,预备跟芬姐到楼下商场选购新衣,见到芬姐已换好另一套衣服,今次则保守得多了,黑色的光丝短袖线衫,配一条白色的及膝短裙,成熟大方。
    我们走出大门在走廊等候升降机时,我不时的望她的肉臀,刚好她也回望我,她面红红的问:“有什么好望啊?“经过刚才一役,我已知芬姐的作战计划,我大胆的回应她,“那么漂亮的身体,谁都想看!“但见她满面通红,像一个羞涩的女孩,呆立当场当门打开,因我们家住顶楼,内裏当然空无一人,我立即走入升降机内的死角位,希望继续儘情的看个饱;但听她细声的说:“如你喜欢,什么也可给你看”她站在我面前并背向我,可能她也不好意思吧!升降机下到20楼,门一开,立即涌进为数7-8个的小童,可能是到楼下游乐场玩耍吧,立时将升降机塞得满满的,芬姐不断的向后退,肉臀已紧贴我的小弟弟,我忍不住的向前挺,希望能插入她的股沟一样。
    她也亳不退缩,不住的往后退,两人不停的磨擦,我竟发现我的小弟弟竟可以隔裙再深入少许,我立时明白原来芬姐根本没有穿内裤。
    就当我预备发射时,升降机已到地下,门打开,我唯有硬生生的死忍才不至出丑,我们走进商场,她牵我手,死命的把一双巨乳压在我的手臂上,我立时肯定她没有穿胸罩,一颗乳头硬硬的在我手臂扫来扫去,引得我心烦意乱。
    从外人看来我们绝对是一双情侣,而不是母子。
    我亦不甘示弱,甩开她的手,将右手放在她的腰位,希望来个突击,并问她:“芬姐,你想买些什么款的泳装?”可能是第一次正式的叫她,她感动得停下脚部呆望我,我当然不放个机会,揽她的腰再追问,乘机摸她的纤腰,一下一下的槎她红面低下头说:“你喜欢什么款便买什么吧。”
    她更拉起我的右手,放在她的右乳底下,我知道我抚摸的範围增大了,我不停的用右手去摸,有几次接触到她的乳头时感觉很硬,芬姐亦不时的咬下唇我相信我们也很兴奋吧。
    我在这时亦已有自己的计划,所以我立即带她走进运动店,预备买一件白色的三点式泳装,当然是很细少的那种,芬姐见到我手拿的一套三点式,面红红的不好意思说:“怎可穿这样去游泳呀?“虽然确是暴露了些;但想到她那完美的身躯,我不耻的坚持。
    但她死命的拒绝,突然发现我身边亦有一件白色的泳衣,就立即拿起说不如买此件吧。
    虽然她选的是一件头的泳衣;但那胸前的大低V确又令人触目,我呆呆的拿在手上,发觉它的下体重要部位,竟是有2粒啪钮的设计,虽然脚侧两边位置开得满高的;但看起来仍较保守,没什么看头。
    芬姐看到我没精打彩的,没好气的说:“两件都买吧!在家当便服穿应该几凉爽的。”
    我感动得差点流下眼泪。
    我嚷要她先试穿,她红脸的不肯,可能是她没穿内衣裤的关係,她怕弄污泳衣呢。
    最后店员说一星期内可以更换后,我立即付过帐,跟芬姐一起回家。
    一进家门我便嚷芬姐试穿新泳装,她立时回复媚态,扭肉臀进房内更换,我傻傻跟她走,到她房门前,她没好气的说叫我在我房内等她便可。
    我才发现自己的窘态。
    我坐在床上等了好一阵子。
    芬姐轻轼的推开房门进来。
    确实,她进来时我有点失望,因她虽然穿上那细细的三点式泳装;但在外亦加了一套睡衣。
    睡衣和睡裤在光线底下虽然很透明;但仍有看不清的地方。
    芬姐问:”漂不漂亮?”就当我想抗议之际,她转身背向我,慢慢的退下睡裤,看她睡裤从她的腰间退下来,露出她那圆浑的肉臀,我兴奋得要立即发射。
    她把睡裤踢在一旁,慢慢的转身面向我,我感到像有一个脱衣女郎在我面前一样,她把一只脚轻轻擡起,放在我的床上,慢慢的再解去睡衣,露出她的巨乳,白色细少的三点式衬托她那白晢的肌肤,像发光的天使一样,站在我面前。
    她的下半部跟我只有一尺距离,我还嗅到她下半身的特有香味呢。
    她看傻了眼的我,笑问:“漂不漂亮?“我只懂呆呆的望她的下半身,她又说:“质地像棉质一样,蛮舒服的。
    “说拉起我的手放在她的胸部,我兴奋我大力的搾,她叫了一声,将手放在我的手上轻轻的打转,我另一只手亦放在她擡起的大腿上,轻轻摸索。
    我沿她的大腿内侧慢慢的向上爬,她的腿就兴奋得不停抖颤,我终于爬到她的小泳裤边沿,我感到她内裏的泉水已不断涌出,我两手不停的摸索;但仍不敢徐去她的三点式。
    芬姐不停的喘气,满面通红,媚眼的望着我,偶然把舌头舔性感的口唇,蛮性感呢!我忍不住拨开她的胸罩,细意的轻摸她的乳头。
    她的乳头已硬如石头;但旁边则柔滑如水。
    她儘力的挺起胸部,希望我舔她的乳房;但我觉得这样戏弄她已够兴奋,不用太急吧。
    我右手不停的摸她的下体,虽然是隔着泳裤;但她的泉水像缺湜一样,长流不止。
    她紧张得拨开她的泳裤边,拉着我手要我直接抚摸她的阴部,我伸出两指,不停摸她的阴唇,再用中指触碰她的阴道口,她兴奋得弯下了腰。
    突然,我用中指大力的直插入她的桃园洞内,她兴奋得把我推倒在床上。
    就在此时,电话声响起,我俩像被一盘冷水倒头淋一样,停下热剌的抚摸。
    我走出大厅去听现话。
    原来是父亲在大陆打电话回家,我把电话给芬姐听,她不知是因刚才和我抚摸的关係抑或是不好意思,她脸红红的跟父亲在谈话。
    我望着衣衫不整的她,立时便想将她就地正法。
    她媚眼的望着我,不时还盯着我的下体,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我见她跟父亲再聊了几句,便把电话交给我。
    “阿志,要对芬姐好点,她始终是你的新妈妈,不要为难她啊,你都长大了,不要孩子气。
    “父亲说我望着眼前的芬姐,她仍媚眼的望着我已扯起的小弟弟,我回应道:“可以啦!我知怎做的。
    不用担心。”
    我见芬姐已转身回房,我立时便想挂上电话;但听父亲又说:“不要整天关上房门,多点跟芬姐谈天,好好孝顺她。
    “我差点笑了出来,“放心啦,我会好好对芬姐的。
    “说完便挂上电话。
    此时但听见芬姐在房内叫我,我走进房内,轻轻的推开房门,见芬姐已换上另一件泳装,可能是刚才已给她弄污了。
    很庆幸刚才在店子没有拒绝她买此件泳装,原来此一件头泳装的质料超薄,她粉红色的乳头跟那黑黑的下体,简直表露无遗。
    “可能是早上打扫太累了,可否帮我按摩一下?“但见她媚眼的望着我,我那有不帮忙的道理。
    我亦知她的用意,决定要再戏弄她一番。
    我绕到她的背后,细意的按摩她的肩膊,我把两腰缠着她的双脚,她亦任我摆布,我有意不触碰她的重要部位,只不停的在她耳边吹气,她紧闭着双眼,咬着下唇死忍;但见她不停的掩着下半身,相信她已开始流出淫水。
    过了一会,她终于忍不住转身说:“不如我帮你也按摩一下吧。
    “见她脸红红的,我也乐得休息一会。
    我便放开手脚,躺在床上。
    她细意的按摩我的肩膊,努力得汗水也出来。
    “芬姐,不如你坐上我身按摩,不用那么吃力吧”她望了望我的小弟弟,我亦知她的意思,我轻抱她的纤腰,她双腿张开坐在我的小弟弟上面,我努力的把我的小弟弟扯起,不时的轻轻摇晃下体或是向上的挺了又挺。
    但见芬姐完全没有闪避,还不时的来回磨擦,紧紧的贴着我的阳具。
    大家在床上不停的摇动,像做爱一样。
    儘在不言中。
    “阿志,不如帮你退去衣服,用BB油按摩一下,更舒服呢。”
    我停眼的望着她,来不及反应,她已动手帮我退去上衣,她拉下我的短裤同时,竟一把连内裤也退下。
    这时我的小弟弟已全完举起,高高的向她緻敬。
    她转身去取BB油时,我发现她的泳衣已陷入她的肉臀,而且有一大片水渍。
    她双腿大大的张开再坐上我身;但今次已没有了内裤,我直接的接触到她的体,虽然是隔着泳衣;但那感觉仍很充实。
    现在她轻轻摆动她的下半身,我已兴奋得差点发射。
    因她的泳衣底部有两粒啪钮的关係,感觉更剧烈。
    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出来。
    “对不起,我忘记了我的泳装设计,有没有弄痛你?”正当我怕她不坐在我身上,不知怎样回答时,竟见芬姐伸出右手,解去那啪钮。
    但见她慢慢的坐下,今次真的完全没有阻隔,接触到她的下体,可能是她的淫水已不停的流出,感觉是滑滑而温暖的。
    她将BB油倒在我胸上,轻轻的按摩起来。
    她也开始摇晃着她的下半身,她湿滑的阴部正不停的磨擦着我的小弟弟。
    速度还开始加快,我紧张得两手按着她的双腿,她亦会意的停下动作,否则,我便立刻射出。
    我喘着气的望向她,她亦满面通红的望着我,我感到她的泉水亦不停的涌出。
    她紧贴着我的阳具,慢慢的向前推,擡高了她的肉臀,顺着我的小弟弟磨擦,突然,她擡高了肉臀,离开了我的小弟弟;但现在我的小弟弟正对着她的阴道口。
    她定眼的望着我。
    我两手紧按着她的大腿,怕她走失似的。
    我轻轻的挺起下半身,将小弟弟推向洞口试探着。
    芬姐没有移开,还慢慢的坐下。
    我终于插入她的体内,感觉真是超舒的。
    她滑滑而紧窄的阴道包得我实实的,我一下一下的向上挺,芬姐则不停的摇动,我扯去她的上半截,她的双乳立时跳出。
    我大力的槎她的巨乳,不时还把乳头死命的搾实,我兴奋得不停的抽插她。
    最后我死命的按实她的双腿,重重的射进她的子宫内。
    我软躺在床上,芬姐抽起身子;但没有离开,她低下头细意的在舔我的小弟弟,帮我清理一番,我望着她努力的舔着,不禁佩服她的计划。
    我想我此后不能不认同她的存在了。

           

                    母亲在去年刚去世,父亲便急不及待娶大陆的二奶回来作我的后母。
    本来此事亦很平常;但因母亲在生时他常不回家,亦没负任何家庭责任,所以芬姐在到家时,我本想把一肚子气发洩在她身上。
    想不到当大门一大开,我的气立时烟消云散,我不能相信眼前的美女竟是我的后母。
    芬姐自我介绍时我根本听不进耳,她拥有美丽的体形,约1。
    63米高,三围应约有34c,24,34。
    年纪大约28左右。
    我想比我大12年左右吧。
    最过份的是她那一双美腿,修长而均衡,大腿上略多了少许肥肉;但更增添她那成熟美。
    我想她不可能不知道她那双脚是那么诱人,否则不会第一次见新家人时便穿短裙。
    我当时唯一争气的便是固作不理睬,定眼的打量新来的后母。
    然后一言不发的回房。
    已过了一个多星期,芬姐仍未能和我说话,我看在眼裏亦满意自己的表现,因我家的间隔较差,我便经常听见她亦找我爸谈谈我们的事。
    我爸因未能奈何亦只可安慰她了事。
    基本上我的气亦已消了大半,其实本已不是她全部责任,更何况每天在家有这样一个美女看,什么气亦应消了。
    老爸在一个月后便回大陆上班,基本上他每个月只会留在家2-3天,这形成是我和芬姐的新居一样。
    我亦知芬姐急于在这暑假期间要和我打好关係,所以我亦乐于待她如工人一样,洗衣,煮饭,整理家居统统俟由她负责。
    本来,在母亲未去世前,家裏便不是有很多东西要执拾,只有我和母亲住,不会太过份吧!但现在为配合我的”半”肚子气,我每天也会将东西乱放,务求芬姐每天都忙个不停。
    我更故意将我的黄色杂誌打开,放在房间的床上或在书卓上,令她不好意思进我房间。
    一天,我被一阵饮泣声吵醒,我想肯定是后母在哭,我本想借机会发难;但再细心一听,原来她在和乡下的姐姐的通电话。
    我立即将房内的分机拿起,听听她们说些什么。
    她们的谈话不外是说说现在的近况,芬姐亦请教她如何才能和我好好相处。
    当说到我有很多色情杂誌时,她姐姐竟说应投其所好,叫芬姐多点散发女人的味道,芬姐在想了好一阵子后竟回应说”是”。
    她姐姐则教了好不同的方法,又说明现代后母如要在新家庭立足,便必要用新方法才行。
    过了一会,她们便挂了线;但我的心情则久久未能平伏。
    芬姐在挂线后立即回房间并关上了门,10分钟过后我听见她开门并走向我房间,我立即奔回床上,故作仍在睡觉。
    她打开门后并走到我床边,轻轻推醒我,我一打开眼睛,立时眼前一亮,原来她回房间换回睡衣;但她好像忘了除胸罩,粉红色的睡衣只到大腿处,内裏清洁看见黑色的,喔士花的内衣。
    原本想扮作再睡的样子立时飞走。
    她好像战胜一样,挺胸凸腰站在床边,给我再重新打量。
    她弯腰问我的早点吃什么?我刚好在我好那低V的睡衣内看到她那巨乳,我亦不忌讳的直看,她就好像已预备好一样,站立不动,给我看个饱。
    她那乳房好像快要破出的不停在微震,我想应是她太害羞吧。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告诉她仍要再睡,不要打扰我了。
    她亦只好没趣的转身预备离去,在出房门前,她回身说她亦要打扫,询问我能否不关房门,我无可无不可的不理睬她。
    我听见她回房内像再换衣服,我的心立时再停了好一阵子。
    她再出房门时我看见她已换了另一套衣服。
    今次比之前的要高水準得多,她穿一条白色鬆身短裙,在光线底下露出粉红色的内裤,上身则穿白色的也是鬆身的背心,很轻易的便露出了粉红色带喱士边的胸围。
    她在客厅上来回了好一阵子,便进我房打扫。
    我想她是预备第二次作战计划吧!芬姐好不容易的进我房打扫,一开始便扭动着她那丰满的肉臀,把地板吸得乾净,她不停的在床边处吸,肉臀则在拼命的挺高,有几次差点便碰到我的面呢!她不时回头望向我,我只有冷冷的向着她,并说:“快点吸吧,吸尘器的声音太吵,我怎样睡!“她太少看我了,这种程度的诱惑,根本连我的弟弟也不会有反应呢。
    她见我如此冷淡的态度,便像洩了气一样走出房门。
    我立时有少许后悔我的说话,错失了观看她肉臀的机会。
    但当她带那木梯子再入房间时,我开始欣赏她的勇气。
    芬姐说:“你房柜顶好像已很欠没清洁了,现打扫一下好不好?麻烦你帮我扶好梯子,待我吸一吸吧。”
    看她那期待的眼神,我不可能再错过此机会吧。
    虽然我起身走过去;但亦不忘回应她一句“你真是够麻烦的“。
    我把梯子放好在柜旁,她便急不及待的爬上去。
    我立时庆幸自己没有推辞,我两手扶好梯子,举头一望,便看到她那粉红色的胸罩,她的乳房把胸罩撑得满满,像要走出来似的。
    她努力的在吸柜上的灰尘,我则落力的在望。
    我的小弟亦已开始起床了。
    她好几次望向我,像是知道我在偷窥一样,把胸向前儘力的挺,好让我有更佳的角度欣赏。
    为避免小弟立时发射,我故意绕到她身后,双手仍扶好梯子,好让自己不会失礼。
    但现在眼前就是肉臂,说什么也安静不下来。
    她像是预知一样把肉臀挺向后,我亦乐得有此接触。
    我索性把面贴在这肉臀上,柔软而富弹性的感觉在我面传过来。
    她微微的震动,完全没有闪避的意思。
    过了好一阵,她说“吸完了”。
    我说什么也不捨得的把面移开,她让她从上退下来。
    她徐徐的一步一步向下退,当她的肉臀接触到小弟弟的顶端时,我感到她身体一震;但仍旧挺肉臀,用更慢的动作退下。
    我的阳具贴她的肉臀,兴奋得向前挺。
    她亦很配合的向后撑,而且停下脚一两秒,好让我感觉到她那肉臂是那么柔软的。
    我双手一软,梯子便摇动了一下,她惊呼了一声,我回神立即把定梯子,她徐徐转过身来说:“幸好有我在,否则便跌下来“。
    现在她退下的位置刚好是她一对巨乳在我头上,我双手用力的抓紧,并说:“不用怕,我会用力的抓稳。”
    她微微一笑的退下来。
    她的胸部紧贴我的面,一步步的向下走,乳房虽然隔衣服和胸围;但仍感到她的柔软弹性。
    她更挺起胸部让我嗅到她的乳香。
    像我这样的年纪何曾这样接触过。
    就连她已站定在地上我亦不知道。
    她看着我笑了笑,轻轻的吻了我面旁一下,说:“谢谢您”。
    她甜甜的样子令我立时红了面,跑回床上,避免她看到我小弟弟的丑态。
    芬姐说:“为什么你床头上的昼挂歪了?“她自个儿的走上我的床,动手把昼挂正。
    但不知道她有意或是无意,两腿站在我头两旁,她那粉红色喱士内裤立时在我眼前,粉红色的内裤根本包不住她的阴唇,她两片阴唇呈粉红色,带少许深红,我记得在X片看到的全是深黑的,何曾有此娇嫩的颜色,内裤中间还有少许水渍,我想她也兴奋到不得了。
    突然在昼内走出一只蟑螂似的昆虫,她立时惊叫起来,跌坐在我的肚子上。
    那只蟑螂像更惊惶的竟跌在我和芬姐之间,而且立时爬上芬姐的短裙上,乘裙边钻上芬姐的背后。
    她吓得魂飞魄散的不停摇动身躯,“阿志,快点帮我赶走那只蟑螂!“芬姐大叫。
    我立即伸手穿过她的背后,把那蟑螂赶出,我见那蟑螂像被我打晕一样,卧死在床边;但芬姐因面向我,不知道蟑螂已死,仍旧死命的摇动。
    我便说:“蟑螂应已被我打死了!““不可能的,蟑螂不会那么容易死。
    我觉得它仍在我背上走动,帮忙快快赶它走。
    “芬姐回应道。
    我立时灵光一闪,说道:“呀,可能是吧”我再伸手入她背内;但今次则是乘机会摸她的肉背,光滑的肉背只有一条胸围带的阻隔,她的皮肤光滑而有弹性,像她的肉臀一样。
    现在的状况像是抱住她一样,两手在她背后肆意的抚摸。
    她的胸部紧贴我的胸膛。
    想起来,我起床后仍未有机会穿上上衣,她仍旧在摇动身体,丰满的乳房不停的在我胸膛磨来磨去,感觉就好像两团水袋在我身上游来游去,当然,芬姐的乳房比水袋更有质感。
    她突然挺直身躯,问道:“看看是否走到身前,我感到我胸前有东西在走动?“说拉开背心的领口让我望,我当然立即儘力的找,领口被她拉得大大的,娇嫩而丰满的乳房仍微微的震动,粉红的乳晕亦被摇得走了半边出来,原来女人的乳晕可以是那么小的!正当我热切期望乳头亦会跑出来之际,芬姐竟转身并说:“快点在我衫内裙内再找找。
    “说时迟,动时快,我阻止亦来不及,她便转身站起,预备让我彻底检查一下。
    她站起来向下望时,便看到那死死的蟑螂卧死的床边不远处。
    她的身体震动了一下,喉头亦”啊”了一声。
    像是恍然大悟一样。
    大家默不作声了十多秒。
    她回头望向我,笑了笑,像是拆穿了我的把戏一样,而我那时亦红脸的呆望她,等候她的发落似的。
    又过了一阵子的闷局,我预备道歉之际,她徐徐的背住在我前面,说了一句我一生也忘不了的话。
    “阿志,还不快帮我找那蟑螂?”我面向她的背部,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呆立不敢一动。
    芬姐续说:“不知道那蟑螂走进衣内,还是裙内,快帮我找清楚。
    “当然芬姐说时已完全没有刚才的惊惶。
    她坐并向后退;但肯定她未能感觉到我半软的小弟弟已差不多触到她的肉臀。
    她徐徐的把头躺在我的肩膊上,两手捉我的双手,她先把我的左手放入背心内,还不停的向上爬,直到接触到胸围边才停下,她静静的望我说:“要细心的帮我找呀!”她移动我那微震的左手在她的胸罩上开始摸索,我不知是的心跳太大还是她也紧张,放在她胸罩上的手不停的起伏。
    她将那双修长的大腿微微曲起,并张开少许,白色的短裙原本已退得很高,现在更露出了粉红色的花边内裤。
    她将我的右手放在她的大腿上,说:“可能会走进裙内,帮我找找看。
    “现在我肯定我的小弟已完全兴奋,并紧贴芬姐的臀部,还有少许已陷入她的股沟。
    我那发滚的脸亦贴在她的脸颊。
    我左手在她的胸罩上不停的抚摸,右手则在她的大腿来回摸索。
    她的大腿白得发亮,配趁那粉红色的内裤,简直令人触目惊心。
    我左手在她左边的胸部搓了一会便转到右边的胸部去,来来回回的,希望永远不用离去,右手仍只限在大腿处抚摸,未敢再向上走。
    芬姐像已被我摸得兴起一样,喉咙不时发出呻吟,她不停在喘气,令我的耳朵亦不好受,正当我望向她之际,她亦望向我说:“为什么仍找不到?是否已走入了胸围内?帮我找得彻底点呀!“我立时兴奋得差点射出来,得到她这样的鼓励,我大胆的把手放入她的右边胸围内,拼命的搓,她即时呻吟了一声“不要那么用力,蟑螂也被你搓死!““对不起”说。
    芬姐捉我的右手慢慢的向上爬,说道:“轻轻的找便可以了”我想不到我第一次摸到女人乳头的时候便可同时摸到阴部,芬姐竟把我的手放在那粉红色内裤的正中央,她拉我手慢慢的摸起阴部来,虽然是隔住内裤;但仍不难感到它的水汪汪,水渍不断的浸出,我伸出两指在她那肥大的阴唇抚摸,那柔软而细緻的阴唇则像豆腐一样,滑来滑去的,跟我左手形成强烈对比,她的乳头已坚硬如铁,拚命的凸出,我只好轻轻的搓,用三只手指围乳头,有时轻轻的拉出,有时便大力的搓整个乳房。
    她双腿因太刺激而不停的扭动,我感到她的泉水不停的流出,正当我预备再进一步时,竟听到“啪“的一声,原来是她的脚刚好压在床边的死蟑螂上,大家立时望向她的脚,那死蟑螂已变了酱一样,黏在她的脚根位置。
    芬姐即时惊叫,扫去脚根的蟑螂酱,红脸的回望我,说道:“原来蟑螂已死了,不用再找了。
    “我这才发现我双手仍在其身上,我才捨不得的缩回双手,她站起来走去洗手间清洁,我则发呆的坐在床上,回味刚才的豔福,我现在相信女人是不可轻视的,尤其是做了你后母的女人。
    芬姐洗洁后经过我房,停下来向我说道。
    “阿志,你爸说下次回家时一起去游泳;但我又没有泳衣,我现在去家旁边的商场走走,看看有没有得卖。
    “我冲口而出说:“在楼下商场的二楼便有得卖啊!“芬姐道:“你知在那吧,一起下去好不好?一来又不用我四处找,二来又可帮帮我眼,看那一件漂亮!“我知我自找麻烦了,便起身梳洗,预备跟这充满诱惑的后母去选泳衣了。
    我梳洗完毕后,便换过衣服,走出客厅,预备跟芬姐到楼下商场选购新衣,见到芬姐已换好另一套衣服,今次则保守得多了,黑色的光丝短袖线衫,配一条白色的及膝短裙,成熟大方。
    我们走出大门在走廊等候升降机时,我不时的望她的肉臀,刚好她也回望我,她面红红的问:“有什么好望啊?“经过刚才一役,我已知芬姐的作战计划,我大胆的回应她,“那么漂亮的身体,谁都想看!“但见她满面通红,像一个羞涩的女孩,呆立当场当门打开,因我们家住顶楼,内裏当然空无一人,我立即走入升降机内的死角位,希望继续儘情的看个饱;但听她细声的说:“如你喜欢,什么也可给你看”她站在我面前并背向我,可能她也不好意思吧!升降机下到20楼,门一开,立即涌进为数7-8个的小童,可能是到楼下游乐场玩耍吧,立时将升降机塞得满满的,芬姐不断的向后退,肉臀已紧贴我的小弟弟,我忍不住的向前挺,希望能插入她的股沟一样。
    她也亳不退缩,不住的往后退,两人不停的磨擦,我竟发现我的小弟弟竟可以隔裙再深入少许,我立时明白原来芬姐根本没有穿内裤。
    就当我预备发射时,升降机已到地下,门打开,我唯有硬生生的死忍才不至出丑,我们走进商场,她牵我手,死命的把一双巨乳压在我的手臂上,我立时肯定她没有穿胸罩,一颗乳头硬硬的在我手臂扫来扫去,引得我心烦意乱。
    从外人看来我们绝对是一双情侣,而不是母子。
    我亦不甘示弱,甩开她的手,将右手放在她的腰位,希望来个突击,并问她:“芬姐,你想买些什么款的泳装?”可能是第一次正式的叫她,她感动得停下脚部呆望我,我当然不放个机会,揽她的腰再追问,乘机摸她的纤腰,一下一下的槎她红面低下头说:“你喜欢什么款便买什么吧。”
    她更拉起我的右手,放在她的右乳底下,我知道我抚摸的範围增大了,我不停的用右手去摸,有几次接触到她的乳头时感觉很硬,芬姐亦不时的咬下唇我相信我们也很兴奋吧。
    我在这时亦已有自己的计划,所以我立即带她走进运动店,预备买一件白色的三点式泳装,当然是很细少的那种,芬姐见到我手拿的一套三点式,面红红的不好意思说:“怎可穿这样去游泳呀?“虽然确是暴露了些;但想到她那完美的身躯,我不耻的坚持。
    但她死命的拒绝,突然发现我身边亦有一件白色的泳衣,就立即拿起说不如买此件吧。
    虽然她选的是一件头的泳衣;但那胸前的大低V确又令人触目,我呆呆的拿在手上,发觉它的下体重要部位,竟是有2粒啪钮的设计,虽然脚侧两边位置开得满高的;但看起来仍较保守,没什么看头。
    芬姐看到我没精打彩的,没好气的说:“两件都买吧!在家当便服穿应该几凉爽的。”
    我感动得差点流下眼泪。
    我嚷要她先试穿,她红脸的不肯,可能是她没穿内衣裤的关係,她怕弄污泳衣呢。
    最后店员说一星期内可以更换后,我立即付过帐,跟芬姐一起回家。
    一进家门我便嚷芬姐试穿新泳装,她立时回复媚态,扭肉臀进房内更换,我傻傻跟她走,到她房门前,她没好气的说叫我在我房内等她便可。
    我才发现自己的窘态。
    我坐在床上等了好一阵子。
    芬姐轻轼的推开房门进来。
    确实,她进来时我有点失望,因她虽然穿上那细细的三点式泳装;但在外亦加了一套睡衣。
    睡衣和睡裤在光线底下虽然很透明;但仍有看不清的地方。
    芬姐问:”漂不漂亮?”就当我想抗议之际,她转身背向我,慢慢的退下睡裤,看她睡裤从她的腰间退下来,露出她那圆浑的肉臀,我兴奋得要立即发射。
    她把睡裤踢在一旁,慢慢的转身面向我,我感到像有一个脱衣女郎在我面前一样,她把一只脚轻轻擡起,放在我的床上,慢慢的再解去睡衣,露出她的巨乳,白色细少的三点式衬托她那白晢的肌肤,像发光的天使一样,站在我面前。
    她的下半部跟我只有一尺距离,我还嗅到她下半身的特有香味呢。
    她看傻了眼的我,笑问:“漂不漂亮?“我只懂呆呆的望她的下半身,她又说:“质地像棉质一样,蛮舒服的。
    “说拉起我的手放在她的胸部,我兴奋我大力的搾,她叫了一声,将手放在我的手上轻轻的打转,我另一只手亦放在她擡起的大腿上,轻轻摸索。
    我沿她的大腿内侧慢慢的向上爬,她的腿就兴奋得不停抖颤,我终于爬到她的小泳裤边沿,我感到她内裏的泉水已不断涌出,我两手不停的摸索;但仍不敢徐去她的三点式。
    芬姐不停的喘气,满面通红,媚眼的望着我,偶然把舌头舔性感的口唇,蛮性感呢!我忍不住拨开她的胸罩,细意的轻摸她的乳头。
    她的乳头已硬如石头;但旁边则柔滑如水。
    她儘力的挺起胸部,希望我舔她的乳房;但我觉得这样戏弄她已够兴奋,不用太急吧。
    我右手不停的摸她的下体,虽然是隔着泳裤;但她的泉水像缺湜一样,长流不止。
    她紧张得拨开她的泳裤边,拉着我手要我直接抚摸她的阴部,我伸出两指,不停摸她的阴唇,再用中指触碰她的阴道口,她兴奋得弯下了腰。
    突然,我用中指大力的直插入她的桃园洞内,她兴奋得把我推倒在床上。
    就在此时,电话声响起,我俩像被一盘冷水倒头淋一样,停下热剌的抚摸。
    我走出大厅去听现话。
    原来是父亲在大陆打电话回家,我把电话给芬姐听,她不知是因刚才和我抚摸的关係抑或是不好意思,她脸红红的跟父亲在谈话。
    我望着衣衫不整的她,立时便想将她就地正法。
    她媚眼的望着我,不时还盯着我的下体,看得我浑身不自在。
    我见她跟父亲再聊了几句,便把电话交给我。
    “阿志,要对芬姐好点,她始终是你的新妈妈,不要为难她啊,你都长大了,不要孩子气。
    “父亲说我望着眼前的芬姐,她仍媚眼的望着我已扯起的小弟弟,我回应道:“可以啦!我知怎做的。
    不用担心。”
    我见芬姐已转身回房,我立时便想挂上电话;但听父亲又说:“不要整天关上房门,多点跟芬姐谈天,好好孝顺她。
    “我差点笑了出来,“放心啦,我会好好对芬姐的。
    “说完便挂上电话。
    此时但听见芬姐在房内叫我,我走进房内,轻轻的推开房门,见芬姐已换上另一件泳装,可能是刚才已给她弄污了。
    很庆幸刚才在店子没有拒绝她买此件泳装,原来此一件头泳装的质料超薄,她粉红色的乳头跟那黑黑的下体,简直表露无遗。
    “可能是早上打扫太累了,可否帮我按摩一下?“但见她媚眼的望着我,我那有不帮忙的道理。
    我亦知她的用意,决定要再戏弄她一番。
    我绕到她的背后,细意的按摩她的肩膊,我把两腰缠着她的双脚,她亦任我摆布,我有意不触碰她的重要部位,只不停的在她耳边吹气,她紧闭着双眼,咬着下唇死忍;但见她不停的掩着下半身,相信她已开始流出淫水。
    过了一会,她终于忍不住转身说:“不如我帮你也按摩一下吧。
    “见她脸红红的,我也乐得休息一会。
    我便放开手脚,躺在床上。
    她细意的按摩我的肩膊,努力得汗水也出来。
    “芬姐,不如你坐上我身按摩,不用那么吃力吧”她望了望我的小弟弟,我亦知她的意思,我轻抱她的纤腰,她双腿张开坐在我的小弟弟上面,我努力的把我的小弟弟扯起,不时的轻轻摇晃下体或是向上的挺了又挺。
    但见芬姐完全没有闪避,还不时的来回磨擦,紧紧的贴着我的阳具。
    大家在床上不停的摇动,像做爱一样。
    儘在不言中。
    “阿志,不如帮你退去衣服,用BB油按摩一下,更舒服呢。”
    我停眼的望着她,来不及反应,她已动手帮我退去上衣,她拉下我的短裤同时,竟一把连内裤也退下。
    这时我的小弟弟已全完举起,高高的向她緻敬。
    她转身去取BB油时,我发现她的泳衣已陷入她的肉臀,而且有一大片水渍。
    她双腿大大的张开再坐上我身;但今次已没有了内裤,我直接的接触到她的体,虽然是隔着泳衣;但那感觉仍很充实。
    现在她轻轻摆动她的下半身,我已兴奋得差点发射。
    因她的泳衣底部有两粒啪钮的关係,感觉更剧烈。
    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出来。
    “对不起,我忘记了我的泳装设计,有没有弄痛你?”正当我怕她不坐在我身上,不知怎样回答时,竟见芬姐伸出右手,解去那啪钮。
    但见她慢慢的坐下,今次真的完全没有阻隔,接触到她的下体,可能是她的淫水已不停的流出,感觉是滑滑而温暖的。
    她将BB油倒在我胸上,轻轻的按摩起来。
    她也开始摇晃着她的下半身,她湿滑的阴部正不停的磨擦着我的小弟弟。
    速度还开始加快,我紧张得两手按着她的双腿,她亦会意的停下动作,否则,我便立刻射出。
    我喘着气的望向她,她亦满面通红的望着我,我感到她的泉水亦不停的涌出。
    她紧贴着我的阳具,慢慢的向前推,擡高了她的肉臀,顺着我的小弟弟磨擦,突然,她擡高了肉臀,离开了我的小弟弟;但现在我的小弟弟正对着她的阴道口。
    她定眼的望着我。
    我两手紧按着她的大腿,怕她走失似的。
    我轻轻的挺起下半身,将小弟弟推向洞口试探着。
    芬姐没有移开,还慢慢的坐下。
    我终于插入她的体内,感觉真是超舒的。
    她滑滑而紧窄的阴道包得我实实的,我一下一下的向上挺,芬姐则不停的摇动,我扯去她的上半截,她的双乳立时跳出。
    我大力的槎她的巨乳,不时还把乳头死命的搾实,我兴奋得不停的抽插她。
    最后我死命的按实她的双腿,重重的射进她的子宫内。
    我软躺在床上,芬姐抽起身子;但没有离开,她低下头细意的在舔我的小弟弟,帮我清理一番,我望着她努力的舔着,不禁佩服她的计划。
    我想我此后不能不认同她的存在了。
    Posted: 2019-9-19 03:07:03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楼主,我太崇拜你了!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离开九九社区。[STUDY]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11 21:54:40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我爱九九 i99bbs
    Posted: 2019-10-14 20:00:00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楼主发贴辛苦了,谢谢楼主分享!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15 15:47:37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其实我一直觉得楼主的品味不错!呵呵!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15 18:28:12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我爱九九 i99bbs
    Posted: 2019-10-16 15:51:22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楼主,大恩不言谢了!九九社区是最棒的![STUDY]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18 09:53:27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既然你诚信诚意的推荐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看看吧!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0 11:49:55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其实我一直觉得楼主的品味不错!呵呵!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1 12:00:50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精靈王
  • 发帖:
  • 0
  • 金钱:
  • 44
  • 积分:
  • 2735
    就喜欢这样的,一直支持九九社区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1 14:34:21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精靈王
  • 发帖:
  • 0
  • 金钱:
  • 48
  • 积分:
  • 2623
    论坛不能没有像楼主这样的人才啊!我会一直支持九九社区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3 23:52:46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精靈王
  • 发帖:
  • 0
  • 金钱:
  • 36
  • 积分:
  • 2600
    楼主太厉害了!楼主,I*老*虎*U!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4 10:03:51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这个必须要感谢分享了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4 16:53:04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新手上路
  • 发帖:
  • 0
  • 金钱:
  • 积分:
  • 0
    还不错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4 23:44:00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 级别:
  • 精靈王
  • 发帖:
  • 0
  • 金钱:
  • 45
  • 积分:
  • 2570
    感谢楼主的无私分享!要想九九社区好 就靠你我他[STUDY]九九社区线路:i99bbs.com
    Posted: 2019-10-25 06:11:51 | 回复 TOP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懒得打字嘛,快捷回复! 九九线路中心 i99bbs.co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電腦版 手機版

    Copyright 2012 © Jiujiushequ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